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戴宏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历史中永恒的瞬间

——戴宏海《南宋御街繁盛图》创作评述

2013-04-17 15:49: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戴叶君
A-A+

  中国工笔画长卷《南宋御街》,高80厘米,长816厘米,绢本设色,艺术地再现了南宋首都临安南北主干道御街的繁华风情。御街以朝天门为界,前“朝”后“市”,画家据此部署画面高潮。“朝”段以皇帝郊祭队伍,百姓敬酒、舞乐为中心,“市”段以勾栏杂戏与迎亲队伍为中心,其中又以后者为主。皇家祭祀的庄严浩大,世俗生活的风情百态,一一展现在观者眼前,久伫画前仍觉应接不暇,仿佛时光倒流,身临其境。作者戴宏海几乎花费了三年来所有的心血来创作这幅鸿篇巨制。这是浙江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众多艺术精品之一,也是戴宏海一生中分量最重的一次创作。

  时代的机遇

  2006年3月,浙江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启动,受邀者几乎涵盖浙江省最优秀的美术家。他们将以造型艺术的独特语言展示宏伟壮阔的浙江历史及其风云人物,艺术再现特定时代下的文化精神。这是时代赋予的机遇,更是对艺术家的全面考验。

  6月,戴宏海提交了创作题材申报表,他的第一申报题材为《十里红妆》,其次才是《南宋御街》。《十里红妆》之所以成为第一选题是因为戴宏海擅于表现历史女性题材,并喜欢清末民初的服饰。戴宏海曾创作过数千幅连环画,练就了深厚的绘画基本功,由此拥有驾驭各类题材的能力,组织画面得心应手,特别能胜任一般人不能胜任的人物众多、场面复杂的主题性大题材、大幅画创作。因此,就能力而言他完全可以胜任《南宋御街》创作,但是此次美术工程创作时间非常紧张,而该题材蕴含的历史信息又如此冗杂、庞大,任务实在艰巨,故经慎重考虑将其作为第二选择。8月,创作选题通知书下达,确定选题为《南宋御街》。戴宏海义不容辞地承担下来,这样的重大题材将是传世之作,他正肩负着时代的重任,一种紧迫感油然而生。

  公元1127年,北宋首都开封被金国军队攻破,宋室南迁至临安(今杭州),史称南宋。临安一跃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之一(图1)。公元1279年,南宋灭亡,前后共计152年。南宋御街(今中山路)本来专供皇帝车驾通行,后来随着城市的急速发展,这条大道延伸扩展贯通全城,成为首都最繁荣的南北中轴街市。南起皇城北门——和宁门,经朝天门,北抵城西北之景灵宫,长约数里,东西向有数条河道穿过(图2)。御街上熙熙攘攘,“自大街及诸坊巷,大小铺席,连门具是,即无虚空之屋”。各种商品,从金银珠宝到零食小吃,应有尽有,茶坊、酒楼也是顾客盈门。日市以外,还有夜市和早市。御街上还有数个娱乐场所——瓦子(又称瓦舍、瓦肆)。有关南宋临安及御街的繁华景象,多部史书均有大量记载。

  用绘画语言表现繁华街市自古就有,如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五米长卷描绘了北宋汴京外城东南一隅,无论是汴河两岸的村落、飞跨的虹桥、日市林立的商铺,还是街肆商人、挑夫小贩等等充分地表现汴京的繁荣景象与市民的丰富活动。明代仇英显然对张择端的作品钦佩不已,作有《清明上河图》摹本,其九米长卷描绘了一座与北宋开封迥异的城市,深宅大院、高大的城墙与鳞次栉比的商铺足以让人相信仇英的灵感源于繁华的苏州。时至清代,苏州画家徐扬为乾隆作《盛世滋生图》,入藏辽宁博物馆后更名《姑苏繁华图》,该长卷仅挑选了“一村(山前村)、一镇(木渎镇)、一城(苏州府城)、一街(山塘街)”四段,便串联起这盛世江南的经济生活、道德信念,以及民风民俗。凡此类市肆风俗画种种,其中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堪称经典。宋室偏安江南,承继北宋余绪,诸多方面极力恢复汴京繁华。因此,创作《南宋御街》不仅有来自现实的紧迫,更有历史的压力,它需要刻苦、执着的画家,而戴宏海正是这样的人。2006年年底,创作初稿(草图)评审观摩会上,高而颐对戴宏海说:“这个题材选你画算选对人了。”

  经得起艺术和历史的考验

  要完成一件这样庞大工程的艺术精品,艺术家首先必须处理好历史史实的深入了解和创作想象之间的关系,处理好历史真实和活的历史精神之间的关系。没有深入的了解就无法展开丰富的艺术想象。自选题确定那天起,戴宏海就开始着手搜集和研究《梦梁录》、《都城纪盛》、《西湖老人繁盛录》、《武林旧事》等相关史料,还有建筑史、乐器史、广告史、服饰史、戏剧史等专业资料。一个月后便进入创作阶段,同时继续搜集积累素材,不断地思考、酝酿、突破。

  如何把握具体历史事物的表现手法,戴宏海认为找到一个独特地切入点是创作这类题材作品的关键。选取感人的角度和瞬间,以令人信服的视觉语言揭开历史的一幕,才能将造型艺术的能量发挥到极致。戴宏海查阅史料,选择皇家每三年一次的明堂大祀作为切入主题。明堂大祀,又称“郊祀”、“郊礼”,三年一次,“春首颁诏天下明,以九月逢上辛日大飨天地,侑以祖宗,咨尔百官,各扬乃职。此循隋、唐制也。”[1]封建社会,历代皇帝都把祭祀天地、祖宗看做一项最重大、最神圣的活动。通过祭祀,以求国运昌隆,皇祚永垂,所以准备工作很早就开始启动。七月开始进行驾车和驯象训练。每天“至太庙前及丽正门前,用钁使其围转,行步数遭,成列;令其拜,亦令其如鸣喏之势。御街观者如堵。”[2]九月来临,郊祭持续三天,第一天皇帝入宿文德殿,“致斋寄班”,不食荤腥,不入妻室以示虔诚。第二天四更,皇帝登上逍遥辇前往御街北端景灵宫行奏告礼。驾至景灵宫,稍事休息后到陈列着祖宗各帝塑像的圣祖殿行祭致礼。然后,祭祀队伍原路返回到太庙宿斋。第三天三更,皇帝出太庙绕皇城东墙向南,出嘉会门至效坛行郊祀大礼。最后,队伍回宫,皇帝登丽正门宣布天下大赦。至此,筹备半年、为时三天的明堂大祀顺利结束。期间,第二天活动与御街关系紧密,当日四更后,百官入朝起居毕,各出殿门辔驭,在学士院恭送皇帝前往景灵宫行奏告礼。于是《南宋御街》就定格于皇帝坐上逍遥辇后,隆重的仪仗队浩浩荡荡沿御街南端启程北上的历史瞬间。

  御街自南向北全长约4185米,分为三段:从皇城和宁门至朝天门为御街南段,部署有三省六部等中央机关和太庙,是临安城的中央行政区;自朝天门到众安桥即御街中段,为中心综合商业区;而众安桥以北为御街北段,除了商贸娱乐还是临安的宗庙、郊坛区[3]。有限的画卷如何表现四千多米的宏伟?御街南段定下郊祀主题,其后的商业区该如何确定主题?是否受到祭祀活动限制?如此许多已经涉及到忠于历史与艺术再现的问题。艺术再现历史不同于图说历史。后者系图为历史服务,而艺术再现历史则必须以“历史”为基础和逻辑起点,但又不拘泥于历史。对于《南宋御街》而言,艺术表现离不开题材所内蕴的种种品质,这不仅体现在对南宋临安总体风情的把握上,也体现在御街上各种人事活动是否准确传达历史信息而涉及到的该幅画的中心价值定位上。画家很清楚这二者关系,探索着处理历史史实与艺术表现的种种矛盾,主要集中于如下三个方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戴宏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