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戴宏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意在笔中,韵于画外

——《大屋的女人们》创作随笔

2013-04-11 09:51:5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戴宏海
A-A+

  《大屋的女人们》创作于2003年,缘起于两部电视剧——《大屋的丫环们》和《橘子红了》。这两部电视剧根据温州作家朱月瑜、琦君创作的同名小说改编,都是反映民国初期温州农村大宅门里反封建传统的女性题材。而且《大屋的丫环们》剧情故事的发生地就在永嘉县芙蓉村“司马第”大屋。电视剧一经播出便吸引了我,随后我去“司马第”大屋进行了一番考察。一股创作激情涌上心头:我何不借题发挥,调动绘画手段,表现大屋的女人们。

  关怀人文精神一直是我艺术的追求之一。温州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所辖各地都有深厚的人文历史。所以,“司马第”大屋的故事深深地唤起我内心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同时,我喜欢表现女性题材和旗袍服饰,而大屋女人所处的时代,两者皆有,何乐而不为。

  “司马第”大屋是永嘉境内楠溪江流域最大的官宦住宅,清朝康熙年间建造,总占地面积6500多平方米,由三幢两进四合院并列组成,共24个中堂,46个整间。三座院落都用墙围护,各有自己的正门。门前横着一个共用的宽大前院,左侧造三间家塾,右侧是一所大花园。据说大屋的主人陈氏父子都是进士出身,父官至奉值大夫,兼任“司马”之职,宅内中央大厅“聚星堂”金匾为清乾隆皇帝所题。俱往矣,如今大屋物是人非,败落了。我曾三次深入大屋,每当我面对那宽大的宅院,考究的梁枋,门窗格扇上的木雕,精美的砖漏花窗,又听芙蓉村的老人们讲述大屋的传说,不禁想象这里昔日的辉煌。大户人家总有复杂的人脉关系,男人外出做官,家中便剩下女人和孩子,这些体面光鲜、衣食无忧的女人在做什么呢?她们又有哪些快乐和烦恼呢?至此,大屋女人们的形象已印在我的心中,活在我的画面上。

  我精心刻画的大屋女人是一群典型的中国传统的女性形象。她们穿的是民国初期典型的旗袍式样,相拥朝一个方向走去,灰暗的雕花门扇和青色地砖营造出幽深的意境,以符合人们对于遥远年代大户人家氛围的联想。为了画面整体的唯美效果,我不厌其烦的制作女人们衣服上的繁复花纹和精美头饰,但又让她们眼神流露出迷离和茫然。处在画面视角中心的白衣女子,刻画最为细致,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富含精致花纹和滚边的白旗袍更衬托出年轻少妇的楚楚动人;她驻足回首,若有所思,有点惆怅,有点忧郁,是对人情世故把握的担忧,还是对今后命运的憧憬。这个瞬间,这些女人已经不是“司马第”大屋曾经的那些个姑婶婆姨,我希望这些人物和场景以梦幻般的世界向人们呈现出来,给观众留下一个丰富的想象空间,在心灵深处留下伤感印记。为什么是忧郁、伤感,而不是快乐。因为快乐趋向于肤浅和遗忘,而忧郁趋向于高贵和救赎。《大屋的女人们》所追求的就是将忧郁体验成功地转化成审美形式,这是我用艺术语言去创作的结果,它应该比生活更强烈、更典型、更理想。

  《大屋的女人们》在用色方面的有独特之处。画面用大面积的弱色、小面积的强色,均衡搭配无彩色系的黑白灰。黑色是色中无冕之王,任何色彩和它在一起都会变得神采飞扬,黑色是最好的衬托色。而白色是纯洁、神圣的象征,大面积的运用白色,可以增加画面的崇高感,黑白配合,可以创造出非常美、非常高级的调和关系。中国画自古就有墨分五色,便是黑白灰和谐统一运用的体现。这幅作品是画在温州皮纸的反面,大面积的白色,不是采取渲染罩色的传统方法,而是利用皮纸反背粗糙面用白粉擦上去造成特殊效果。这种设色观念和方法使画面整体更大气、更厚重。

  《大屋的女人们》的服饰参考了《中国历代服饰》中传世实物资料。在创作过程中也得益于电视剧《橘子红了》,当我第一次看这部电视剧时,就感到剧中女性的服饰设计非常大气,加上归亚蕾和周迅塑造人物的高超演技,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我一面作画,一面放着该剧的碟片,让我的创作环境也进入那个时代。借鉴兄妹艺术,有利于深化我的作品思想内涵和时代精神。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戴宏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